美国《好莱坞报导者》本月企划演员圆桌论坛,延揽多位当今电视影集最受瞩目男星:《内政保镳》《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理查麦登(Richard Madden)、《归途》史帝芬詹姆士(Stephan James)、《英式丑闻》休葛兰(Hugh Grant)、《毒枭:墨西哥》迪耶哥路那(Diego Luna)、《佛西/薇登》山姆洛克威尔(Sam Rockwell)与《姿态》比利波特(Billy Porter)进行访谈,分享他们如何看待自身的演艺事业,投入最近饰演的角色,以及不约而同地都不想一直重複演出外界对他们的刻板印象角色。以下内容整理休葛兰、理查麦登与迪耶哥路那的访谈部分。

★休葛兰

休葛兰过去一直被定型为浪漫爱情喜剧的男主角,坦言对此一直感到自卑,他表示:是的,不过现在比较不会这么想了,因为我太老太丑又肥,不能再演出爱情喜剧了。现在我已经演出其它角色,比较不会那么痛恨自己了。

聊到在好莱坞初嚐成名滋味的经历,休葛兰:好莱坞的人对我很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不太记得了。我演出《妳是我今生的新娘》后,从原本一个不知名的废话演员,瞬间变成收到很多好莱坞电影公司的礼物篮,多到收不完。每天都一直在拆这些篮子,穿西装在镁光灯下穿梭往返。这其实蛮有趣的,大家都会跟我说很多了不得的话,像是刚刚才认识的人,会跟你说「已经开始想你了」,虚伪的程度很奇妙,当时我乐在其中。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老实说我从未在好莱坞待过,也没在那拍电影了...只在这拍过一部小片,所以我依然觉得自己是好莱坞的局外人。

《英式丑闻》为休葛兰自 80 年代出道后首部主演的电视影集,被问及一开始为何对演出电视很犹豫?是什么让他改变想法?休葛兰:喔其实不是犹豫,而是出于纯粹的瞧不起。拍完《走音天后》后,导演史蒂芬佛瑞尔斯(Stephen Frears)给我《英式丑闻》的剧本,当时我就想「电视?我才不要演电视」,后来看完剧本,觉得非常棒,也理解到现在大家都在演电视。我只是有点留恋过去和很多人拍电影的华丽年代,如今已经回不去了。

不过我要讲一开始我不知道导演要我演哪个角色,史蒂芬佛瑞尔斯很懂我,能看透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一面。他告诉我要演的角色是英国同志政治家杰瑞米索普(Jeremy Thorpe),于是我只好答应他,花了一年对此感到惊恐,因为害怕会失败。后来此项目被延后,我花了一年研究这个角色,和懂他的人会面,阅读关于他的着作,在 Youtube 上看他的影片,或许是这样让我变得更好,我不知道。

▼休葛兰受访影片

★理查麦登

「我演了不同形式的罗密欧近十年,实际上是 21 岁和30 岁的时候演过,我知道是什么,已经不想再演遭遇坏事情的好人」。

谈到事业最低潮时期,理查麦登:我曾经度过十一个月破产、一无所有的日子。当时我一直推掉大小剧场的邀约,因为我想尝试在大小萤幕前演戏。拒绝到后来他们也不再找你,就会有种「没错,我正在一点一滴摧毁我的演艺事业」,而大小萤幕的演出机会也没来,简直是自毁前程。后来我得到《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的演出机会,这才帮助我作出一些改变。

为了在《内政保镳》演绎「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DST)的军人,理查麦登作了很多功课:我和几位退役军人聊过,不过这真的很难,因为这是他们最不想再去面对的伤痛。我也看了很多相关题材的电视与电影,试图忠实呈现这样的一个角色。这是他们每日必须面对的课题,渗透在真实生活里的焦虑,偏执与恐慌随时都会发作。很多人得承受这些心理压力,将这些元素注入这个完全否认一切的人性化角色,我只是试着忠实地呈现出来。很幸运地我有很棒的编剧,让我能深入理解这个男人,并演活他。

演完后,我有种「我需要休息一阵子」的感觉,因为对我来说这真的太沉重,在角色里我非常孤独。你花了这么多时间穿别人的衣服、诉说别人的话语、以别人的方式思考,或多或少失去了自我。而我也不是那么方法论的演员,完全迷失在角色里,最后我就像饰演的人物一样,有种破碎的感觉,身心俱疲。我知道我不是在治疗癌症,但我已经付出了所有。

被问及上 Google 搜寻自己一事,理查麦登:不会有好事的,不过经历过失败的我从未感到这么有信心,因为我没什么好失去的。后来发展顺利,又开始走下坡,这都在你的脑海里,让你增强信心,纵然会失去很多,你还有更多要实现。

★迪耶哥路那

谈到不想再一直演的角色,迪耶哥路那:演出《你他妈的也是》后,有十年我一直受邀演出亲吻好友的年轻孩子角色,我记得导演们跟我说过:「我知道不这不是那个角色,但是你能在新作演出更光明版的该角吗」?我就想不要,因为这非常难,我爱《你他妈的也是》,但突然之间,片中饰演的角色凌驾于我这个演员之上。

迪耶哥路那聊到执导如何让原是演员的他做出改变:执导让我变得有耐心,过去的我很容易感到不耐烦,但是当过导演后,突然你要诉说他人的故事,试图解读一个观点,并以此去表彰这个观点,非常费工夫。有时和你合作的人很糟糕,你要到最后才能发现。拍完第一部导演处女作,我打给一些曾经合作过的导演,告诉他们:「我很抱歉」。一旦你真正经历过执导的过程,才能在一开始时作出回应、安心说服大家你知道,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加入《毒枭:墨西哥》前,一名勘景工作人员遭杀害,这理由让你更想演出这部影集?迪耶哥路那说明原因:因为我住在墨西哥,常发生类似的挣扎。我的国家处于暴力之中,能回顾童年时期的 80 年代,并以当时父亲一直不希望我知道的观点诉说非常吸引我。现在很多事情会发生非常合理,这个故事过去一直以错误的方式被诉说,因为很多罪犯未被绳之以法,而他们是真正让国家运作的人。《毒枭:墨西哥》》第一集就说:「自80 年代起,打从一开始,就有超过五十万人在墨西哥被杀害」,让全世界的观众知道这个世界是很合理的...毒品买卖涉及美墨边境两个国家的政府、警察与军队,是造就这桩巨大买卖的重要元素,《毒枭:墨西哥》》是以不同观点诉说这个议题的好机会。

被问及《毒枭:墨西哥》在美国反应很好,那么在墨西哥呢?迪耶哥路那:一开始人们对我们严厉批判,希望我们别再一直演毒枭的故事,墨西哥还有很多题材可以发挥。我同意这论点,但我们正处战争之中,墨西哥的这个问题需要被拿出来讨论。暴力开始冲击到城市,这需要被制止。我认为电视影集愿意承担风险,娱乐之余也为改变的希望埋下种子。

演出《毒枭:墨西哥》会担心自身的安危吗?迪耶哥路那:不会比之前更危险,因为我住在这里,我有小孩依然选择居住在此,我会持续抗争,让此地变得更安全,因为这是我所有爱的故事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