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由全女性编导打造的原创影集《俄罗斯娃娃:派对迴旋》(Russian Doll)二月初首播后大获好评,女主角每次复活那首美国已故摇滚歌手哈利尼尔森(Harry Nilsson)七O年代歌曲<Gotta Get Up>俨然已成为近期最洗脑的名曲。该剧目前在 metacritic 的影评评分为 89、烂番茄网站影评指数为 98% 新鲜,更成为近期 IMDb 网站讨论度第一的影集,目前全球网友给予的评分为 8.1。(2019/2/15 当日数据)

《俄罗斯娃娃:派对迴旋》由《公园与游憩》喜剧女星艾米波勒(Amy Poehler)、《伴娘HOLD不住》编剧莱丝利海德兰德(Leslye Headland)与娜塔莎雷昂共同主创。故事描述娜迪亚(娜塔莎雷昂饰)陷入神秘迴圈,她重複参加同一场派对,并在当晚结束前夕奄奄一息,隔天醒来却又毫髮无伤。

以下内容有《俄罗斯娃娃:派对迴旋》剧情

与众多时间迴圈题材影视作品不同,和主人翁娜迪亚陷入同样死亡轮迴的还有另一名男子艾伦(查理巴奈特饰),两人遇见对方后试图共同破解这个无止境的迴圈。

面对娜迪亚与艾伦的处境,外国粉丝已在网路上发表一系列超展的理论,Tv Insider 整理目前四大《俄罗斯娃娃:派对迴旋》人气粉丝理论,你都同意吗?

一、娜迪亚与艾伦身处炼狱

Netflix

娜迪亚与艾伦的共同点在于生活现状皆摇摇欲坠,当两人找寻破解的谜团的过程中,经历的平行时空(每次死后都从浴室展开同一天)在在让人质疑他们所处当下的真实性。影集看起来固然很真实,但却有很多模糊地带,因此有粉丝推论他们不是在真实世界,而是身处炼狱,必须重複度过临终的那一天才能继续前进。

二、影射汤普金斯广场公园暴动事件

位于纽约市东村的汤普金斯广场公园是剧中的重要场景,娜迪亚与艾伦经常在此漫步,前者还遇到想要剪她头髮的游民,娜迪亚失蹤的猫咪燕麦粥(Oatmeal)也是在这座公园里被发现。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Jason Zinoman分析剧中人物影射 1988 年汤普金斯广场公园暴动(Tompkins Square Park Riot),不同人物代表围绕在此事件的不同层面。

1980 年代的汤普金斯广场公园是流浪汉的大本营,成为毒品与犯罪的温床。美国政府试图以法律驱逐公园内过着波西米亚式生活的游民,于是发生暴动造成流血冲突。此粉丝理论主张《俄罗斯娃娃:派对迴旋》为公园经历此事件后变成中产阶级的社区公园下了注解,在主角历经了一系列的创伤后,于剧终歌颂仅存的波西米亚精神。

三、存在複数时空

当娜迪亚与艾伦产生连结,试图共同釐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破解无限死亡循环。艾伦最大的问题是女友偷吃,娜迪亚的问题为儿时失去母亲的创伤,一旦他们在每次的重生逐一解决这些问题,最终事物也恢复到原来的秩序。不过最后一次两人醒来却身处不同时空,双方遇见的竟是尚未陷入死亡轮迴的对方。从这里可看出剧中存在着複数时空。

四、娜迪亚疯了

剧中娜迪亚曾一度认为她与母亲有相同的心理疾病。不少回忆画面引领观众见识到她母亲的疯狂,后来娜迪亚搬出去住后母亲就死去,让她至今都感到非常愧疚。有粉丝推论由于娜迪亚疯了,发生的这一切可能都只是她自己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