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滋味》(Santa Clarita Diet)第二季大致与第一季雷同,围绕哈蒙德一家在活死人与家人间的大小事,第二季所有状况日常更加讽刺夸张没有极限,夸张戏剧化发展总以最无法想像的面向发展,也渐渐建构起活死人世界的世界观,让活死人宇宙渐渐合理完整,大肆恶搞生活中每个不能说的秘密,关于爱情、关于事业工作、关于家庭和睦,大量疯狂的挥发堆叠疯狂再加上疯狂程度,主线剧情主旨方向是找到活死人的源头,挖掘真相,一步步回朔追蹤;日常对话与生活交流中,往往存在话中话潜台词,有时本意根本与说出口话不一样,有时甚至是反其道而行或完全无关联,明摆着有事的没事,明摆着故意提着假议题混淆视听。

本剧中直接道出所想之话不拐弯,一语道破所有话中话,直接击破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谎言,台词一句句皆是一语道破,而这一语道破成了故事精采笑点,讽刺着你生活假象与各种假面,将生活中各种假面讽刺直跌谷底,邻居父母女儿学校的简单剧情,《小镇滋味》完全道出所有人心声,直接击中在夸张大笑中爽翻,菜逼八特别喜爱关于席拉,卡尔与房地产公司的篇章,清楚直接道破工作假面。

当然血腥的吃人咬人场面还是有比起第一季更是夸张荒诞,鲜血四溢程度无极限,还是建议吃饭时不用《小镇滋味》相伴,虽然剧名中有个Diet,减肥者欢迎使用,应该有益大大降低食慾,事半功倍事半功倍。

外表看似拍到氾滥的活死人题材,内容却藏着许多人生道理哽,用活死人的夸张方法挖掘发现真我并了解自我,也让观众有了些面对自己生活的觉悟,面对工作的厌烦,主管的恶性要求,个人志向的无法发挥,应付着複杂繁琐的社交生态,最后考量自己与家庭发展决定自行创业,不仅描述着接受活死人不可抹灭的事实变化,活死人的身体变化已然相随相伴,家人的海纳包容必然成为常理也更加凸显此剧关心重点,在每次搞砸中收拾残局,残局破碎后又再次搞砸,事事永远无法如心所愿,却总有歪理办法解决,而这些歪理眼看下却是最佳解决之道,愚蠢到爆炸夸张到层出不穷的烂招烂点子,台词中,表演里,角色个性个个都愚蠢到爆炸,各种愚蠢至极根本就是《小镇滋味》最大笑点,无时无刻句句台词都直白白讽刺着所有传统的刻板,笑得是麦丁麦动。

直白的生活讽刺根本没有极限

艾比与艾瑞克戏份明显多出许多,第一季中艾比已经熟悉席拉变成活死人已成必然,了解到家中所有的转变变化,也包容接受,更是直接启发不安分守己的叛逆青少年个性,在第一季中艾比完全外放炸裂神展开的剧情后,第二季开始适应收敛回归正常身分生活,必须与同学有所交流,愕然发现原来的高中生涯根本无趣至极,家中时时存在着生死交关,同学们的话题总是围绕在智障无聊的小事上,与同学对话中白眼自然翻到后脑勺,与艾瑞克间奠定了也渐渐未来的感情基础,在好友与类似情人的暧昧中游移,在他人交流中了解找到真正所爱。

艾瑞克与 Ramona 桥段中揭露了《小镇滋味》世界观中活死人并不是只有席拉,也体会到一点正常,Ramona 的段落更是直接与第一季中 Loki 相互呼应,说明哈蒙德一家融合多样种群的存在,不需要同是活死人的伙伴相伴,Ramona 在哈蒙德一家的存在中体会到自己也可以与常人相处生活,寻找为陪伴自己接受自己活死人身分的的乔尔,为爱踏上找寻之路。此处藉由 Ramona 点出了席拉与乔尔的跨族群爱恋,更加证明了故事重心为两人爱情所在;如同第二季预告与海报,「We're fine」让观众看到哈蒙德一家荒诞荒谬的家庭生活,经历恶劣总总却又可以一次次团结同心不畏各种困难,再一次呼吁家庭的真谛,「We're fine」更映衬着全剧的荒谬剧情,似乎给观众们对于生活的一点微光希望,哈蒙德一家都过得去了,大家还有甚么过不去呢。

Gary 只剩一颗偷的存在根本笑掉大牙,却还成为乔尔的最佳诉苦对象,《小镇滋味》一集一集挑战观众下线,愚蠢夸张层层上叠,第二季结局居然在宗教不老梗上大玩特玩,任谁也想不到居然演变为活死人是上帝的委派使者,替世间惩奸除恶,天啊根本神展开中的神展开没有极限的发展,可想而知第三季中应会提到邪教诞生与盛况,大玩恶搞宗教的不容愚弄,第三季疯狂等级应该直直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