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犯罪史上那些最恶名昭彰的恐怖杀人魔,他们都是怎么样的人呢?这些照片里的面孔看起来其实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每日过着正常的生活,可能是你的邻居、或是通勤路上曾经擦身而过的人,难以想像竟是连续杀害众多无辜者的残暴罪犯,而受害者尽是无反抗能力的孩童和女性。美国Homesecurity网站排名犯罪史上十大恐怖杀人魔,看他们的恶行实录,到底都犯下何等令人不寒而慄的兇杀案件。

10.伟恩威廉斯(Wayne Williams)牺牲者数:2-31

被称为「亚特兰大杀手」、「杀童狂魔」的伟恩威廉斯,是1979-1981年间"亚特兰大孩童谋杀案"的兇手,除了以小孩为主要攻击目标外,还曾谋杀两位分别是29岁和27岁的成年男子。虽然遭逮捕定罪,犯下杀害29位小孩之罪,至今却一直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伟恩是知名连续杀人犯中少数的黑人男性。

9. 狄恩寇尔(Dean Corll)牺牲者数:27

狄恩寇尔因为在母亲的糖果公司工作而被称为「糖果杀人魔」,是1970-1937年间"休斯顿大屠杀"的兇手,在另外两位帮兇Wayne Henley与David Brooks的协助下,于乡村地区绑架诱拐男童到他的住处进而性侵、残虐,杀害后更肢解尸体。最后狄恩因为在家和共犯Wayne Henley起争执而被他杀害。

8. 约翰伟恩盖西(John Wayne Gacy)牺牲者数:33

以「杀人小丑」称号而闻名于犯罪史,盖西通常都打扮成小丑在派对犯案。1972-1978年间,他共强姦杀害了33位年轻男子,并将尸体埋在自家底下。1994年他依法被注射毒针处决。当他的罪行被揭发时,周遭的人都十分震惊,因为当时他是地方上的政要,过着看似平凡的生活。据称他死前最后一句遗言是"Kiss my ass"。而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的人竟然还与第一夫人罗莎琳卡特(Rosalynn Carter)合照,对于执法者真是一大讽刺。

7. 盖瑞利奇威(Gary Ridgeway)牺牲者数:48,坦承杀害90人

弃尸在华盛顿的绿河而有「绿河杀手」的绰号,由于杀人无度成为美国史上最恶名昭彰的头号杀人魔之一,利奇威以杀害年轻女子为业,专门绑架逃家女童或雏妓下手,惯用手法是先姦后杀。经过20年后DNA比对检测证实犯案,2001年才被逮捕到案,最后透过认罪协议换取终身监禁而非死刑。

6.摩斯西索尔(Moses Sithole)牺牲者数:38起谋杀、40起强姦

南非有史以来最极恶的兇残杀人魔,由于犯案手法从镇上姓名A开头的受害者依序逐一加害,因而有「字母杀手」的称号。惯常犯案手法为将受害者拐到人烟稀少的田野间性侵后再谋杀。西索尔1995年被逮捕、1997年认罪后被判了长达2410年的刑期。

5.杰拉德史达诺(Gerald Stano)牺牲者数:41

美国「高速公路杀人狂」杰拉德史达诺,1960-1970年间他在佛罗里达的高速公路上共杀死41名年轻女子,专挑搭便车的对象射击、刺杀或勒毙。1980年被捕直到1998才在佛罗里达被处以死刑。

4.安德烈齐卡提洛(Andrei Chikatilo)牺牲者数:53

俄罗斯连续杀人魔安德烈齐卡提洛,被称为「罗斯托屠夫」、由于性无能亦被称为不举杀人魔。因为在性上面无法被满足,他只好从屠杀受害者的过程中找到高潮与快感,而非直接性侵他们。自1970年到1990年,经过警方长时间的审讯,他最终被判死刑。1994年遭处决,当时57岁。

3.布鲁诺路德克(Bruno Ludke)– Body count: 85牺牲者数:85

布鲁诺路德克于1928年起开始犯案,15年间犯下了多起案件,二次大战末期因强姦加害者的尸体而被纳粹警察逮捕到案。尔后他承认自己犯下的多宗罪,并宣称自己精神异常而被关进维也纳的精神病院,1944年依法注射毒针处以死刑。

2.亨利李卢卡斯(Henry Lee Lucas)牺牲者数:4-213

亨利李卢卡斯与同性恋人共犯Ottis Toole坦承谋杀上千人,警方随即调查发现与他相关的谋杀案件就有213起,虽然最后只有4起证实有罪,其中一起是虐待自己的母亲。1983年被逮捕并处以死刑,但奇怪的是,他的死刑被当时的州长小布希(George W. Bush)缓刑为有期徒刑。在众多的153起死刑案里,布希唯独介入亨利李卢卡斯的案件,让许多人匪夷所思,并相信亨利其实只是在跟警察闹着玩,测试他们的能耐罢了。2001年亨利因自然原因过世,享年64岁。至今他到底杀了多少人还是个未知数。

1.佩德罗阿隆索罗培兹(Pedro Alonso Lopez)牺牲者数:至少300

至今最兇恶的连续杀人犯「安地斯怪物」-佩德罗阿隆索罗培兹,他屠杀的人足以填满一座小镇。1970年在秘鲁部落姦杀100名年轻女性之后遭部落审判,一名来自美国的传教士帮助他移送法办,交由警方审讯。没想到竟然被警察判无罪。他随即前往厄瓜多尔犯案,平均一周杀害3-4名女孩,宣称厄瓜多尔的女孩更天真容易受骗。1980年他才被逮捕,但是警方依然无法确定他是否有罪,直到一场洪水沖开了他的杀人冢才认定他有罪。1998年厄瓜多尔政府释放他并驱逐到哥伦比亚,无人得知他的下落。他宣称是因为他的"善行"让他有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