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制裁者》法兰克卡索是个让人上瘾的角色,他阴郁深沉的创伤后性格令人怜悯,善良温柔的本性散发光芒,怒不可遏的复仇烈炎像是漩涡般将我们捲入。身为制裁者的暴力战斗与脱下制裁者装甲后的平凡模样,都在《漫威制裁者》影集里完整展露,引领观众踏入这位悲剧英雄血迹斑斑的真实人生,激烈的动作戏与情报战设计都让制裁者在众多英雄影集里独树一格地精彩!

在《漫威夜魔侠》第二季结局后,法兰克卡索伪造自己的死亡,让政府当局及毒枭敌人都相信制裁者已死,他们可以高枕无忧,此时法兰克再展开他的猎杀行动。首集的开场就是大家熟悉的制裁者风格,乾净利落,废话少说,子弹从美国边界射穿墨西哥住宅的一幕,热血开启这场动作享宴的序幕!在清理完所有要为他家人之死负责的人渣后,卡索失去了生活重心,像是个行尸走肉在纽约游蕩,他已经没了生存的意义,随手拯救市民,杀杀小帮派,都无法填补他内心的空虚。影集以不断重複的恶梦来刻画法兰克的痛苦,都是因为他知道的情报导致家人被杀害,所以潜意识里彷彿他就是杀死自己妻子的刽子手。

这个千疮百孔的空壳生活一直到一位神秘人物的介入才有了转机,他是 Micro,和法兰克一样是知情太多的受害者。为了等到复仇的那天到来,Micro 同样诈死,骗过自己的妻小与情报局,暗中联繫上法兰克寻求协助。两个不打不相识的兄弟经过一场谍对谍的交手后,才渐渐信任彼此作为这场复仇战争的伙伴,迥异的处事风格也擦出许多逗趣的小火花,像是第一次抢劫武器时法兰克超级不爽Micro的情报居然是一把粉红色的狙击枪,而法兰克精湛的三明治与越式健康粥厨艺也让 Micro 对他折服。让他们关係变得更複杂的是,法兰克受 Micro 委託偶尔前去照顾他的家人,Micro 的妻子却在孤独与悲伤下对法兰克投射了情感,这层微妙的关係让 Micro更痛苦自己不能回到家人身边,也让法兰克一直想起死去的妻子。Micro 与法兰克在秘密基地里喝酒破心结的一幕,堪比夜魔侠第一季时的大学回忆那样自然深刻,随后两人的兄弟情谊也不断地在剧情中强化,呼应整部影集的军人情谊调性。

《漫威制裁者》影集的前半部也花了许多篇幅铺陈反派与警探配角的活动,反派是法兰克服役时的指挥官与同袍,他们一个人隐居情报局幕后,一个开设私人安全公司「铁鉆」专门承接情报局或国安局不想做的骯髒活,两个人都希望灭口法兰克将中东任务的秘密石沉大海。法兰克的同袍由班巴恩斯(Ben Barnes)饰演,他充满魅力又奸诈狡猾,用美男计渗入了国安局,进而利用法兰克对他的信任作为诱饵,层层的伪装让制裁者一直都没有看清这个昔日的战友就是最大的敌人。警探马达尼在以及中代表尚未腐败的体制,她从阿富汗回来后在国安局展开调查,在搭挡牺牲后她才逐渐看见真相,发现了法兰克卡索是阿富汗刑求案的关键证人,并接受 Micro 的提议合作。

第十集里多视角呈现刺杀案的手法非常精彩,是制裁者影集中除了暴力动作场面外的最大亮点,利用一名失控的退役军人的恐攻角度,来呈现世人对于制裁者的多面看法,他究竟是追求正义的侠客?还是随时会大开杀戒的未爆弹?透过凯伦,马达尼,议员以及比利罗素四个交错回忆的调查角度,演绎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防守战,铁鉆保安,炸弹客,警方与制裁者在饭店里的混战让比利罗素卸下自己的面具,在马达尼与法兰克前公开了自己的立场,这让制裁者怒不可遏,无法再忍受背叛的怒火开启了接下来的陷阱反击战。

预告中出现的精彩动作场面多出自第十一集,比利绑架了 Micro 的妻小并发现制裁者的藏身处,清楚预测敌人策略的制裁者展现最拿手的布局暗杀,精心安排好每一步战斗计画,等着比利罗素的部下冲锋进来后,一个一个地从阴影中解决,吊杀,锁喉,刀锋肉搏与机枪正面对决都让人热血沸腾,累积许久的怨气与仇恨都发洩在这群爪牙上。然而这场战斗还没办法让他和比利罗素面对面交锋,威廉罗林斯也持续隐藏幕后,于是制裁者决定以必死的决心,将自己交出去,交换 Micro 的家人平安以及两位兇手的自白。

法兰克卡索遭到刑求的一幕令人心碎,他是如此的痛苦以至于渴望一死,影集用他与妻子交欢的画面象徵他的灵魂已经逼近了死后的世界,他心中的某个部份渴求接近死亡的边缘,因为他就能与妻子再度见面。随着威廉罗林斯的虐待,制裁者的心智在生死两端徘徊,最后儘管妻子召唤他安息,法兰克依然放不下复仇的执念与生存意志,向妻子道别,如今他是一个新生的人,在这里继续复仇的生涯,就是他的家。于是制裁者浴血奋起,将罗林斯刺成千疮百孔的尸体,濒死的状况下完成最重要的报复之一。

复仇的终点是与比利的单挑,直到此时影集再度强调比利过去对法兰克的重要性,他们就像家人兄弟一样,不在战场上依然照顾着彼此。法兰克的家庭接纳了身为孤儿的比利,原先一切美好温暖的回忆,在殊死战的爆发前有着极具讽刺性的压迫感,两人渐渐迫近当初法兰克妻儿被杀死的旋转木马上,要在一切开始之处终结一切。这段动作戏更将重口味要素发挥到极致,两个菁英战士互殴到血肉模糊,法兰克拼死用伤痕累累的身体接下比利的袖剑,最后用破碎的镜子将比利开肠破肚,并彻底刮坏他的脸。

这段战斗不仅动作设计精采,刻意选在镜子前对决也让两位角色时时反省着自己的作为,最后法兰克选择不杀比利不仅是要让他承受活着的折磨,一方面也暗示着制裁者心里有某些地方一经不一样了。结尾的一幕,制裁者这位铁人般不怕死的战士,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承认自己很害怕,开启他走回社会的大门,复仇之战已经结束,他不必再强迫自己穿着白色骷髅装甲,他终于有机会从复仇的牢笼里自由。虽然法兰克卡索还不一定了解自由对他的意义,但那肯定是替他悲惨过去画下句点的契机,并让这场酣畅淋漓的谍报动作片暂告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