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科幻悬疑影集《闇》(Dark)上线后造成广大迴响,是该线上影音平台最受欢迎的非英语节目之一。日前官方已正式续订第二季,让观众留下无限悬念的结局能够继续获得更多解释。

~以下内容有《闇》第一季剧情,请慎入~

《闇》故事背景设定在当今一座称之为温登的德国小镇,镇上两名幼童的消失,揭露了四个家庭之间的双重生活与破碎关係。在最后一集里,我们知道身着灰帽外套穿越时空的陌生男子是中年版约拿,在企图启动时空装置毁灭虫洞后,让年轻版约拿来到了可能是再往后推移33年的2052年。剧集结束在这里疑云重重,依然还有许多未解之谜,让我们来逐一解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地窖里的时光机器

牧师诺亚在地窖建造了一个开启虫洞的时光机器,能够往返距离现在33年的过去与未来。他在中年版黑尔格的协助下绑架小孩进行实验,结果失败导致儿童尸体被遗弃到不同时空的地窖。然而,运作时光机器失利的同时,在森林的洞穴里开启了另一个虫洞。于是黑尔格便利用此方式穿梭时空,将地窖里的尸体弃置到荒野。

-诺亚如何与黑尔格搭上线?

1953年当黑尔格还是个男孩的时候,他遭来自2019年乌利希的攻击在地窖倒地不醒人事。1986年的同一天里,年轻版约拿被绑架受困地窖的同时,想要恢复一切的中年版约拿,在森林洞穴展开启动装置毁灭时光之门,却意外在地窖里创造一个虫洞,让年轻版约拿来到推测是2052年的未来、男孩版黑尔格来到1986年。

黑尔格可能是在1986年的地窖遇见诺亚,负伤的他被诺亚送到1953年回到家人身边。当黑尔格长大成人后,诺亚开始利用他绑架小孩进行实验。

-诺亚到底是谁?

无论身处哪个年代,诺亚总是以相同的年纪与样貌示人令人匪夷所思,他到底是恶魔的化身?抑或具有不死之身的时空使者?目前有两种推测,一是中年版的 Bartosz、一是 Tronte 的父亲。在最后一集,诺亚在车里企图收编 Bartosz 的一番话,不禁让人联想到两人可能是同一人。

而在1953年,一名农夫有 33 头羊死掉,他曾说:「有一名新的牧师来到教堂」。同一年 Agnes Nielsen 带着儿子 Tronte 成为温登小镇的新面孔,她曾提到丈夫是一位牧师;而 Tronte 手臂上遭烟蒂烫伤的疤痕,很有可能就是他父亲的恶行,推测这名父亲或许就是诺亚。

-克劳蒂亚与诺亚的时光之旅争夺战

就在1986年克劳蒂亚儿时失蹤的贵宾犬突然自洞穴出现,让她意外发现时空旅行的秘密。此后,剧情尚未清楚交代接下来1986年的克劳蒂亚发生什么事。不过回到前几集克劳蒂亚首次出现的时候,在发电厂工作的中年黑尔格(或许是在诺亚的指示下)送给她《时空之旅》书籍,当时的她才恍然大悟洞穴里的虫洞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在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用意是好是坏?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一直在与诺亚进行控制时间之旅的争夺战。推测她是在2052年与约拿相遇,进而说服他修复时空机器就能矫正温登的所有异相恢复正常。虽然诺亚认为克劳蒂亚此举只是在利用约拿创造出另一个弔诡的虫洞。

-其他有待第二季探讨的未解之谜

1. 米凯尔如何回到1986年?是被诺亚或海格尔绑架后穿越时空到过去,还是有另一个我们不知道的虫洞存在?

2. 约拿在推测可能是2052年的未来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温登是否因为中年约拿驱动虫洞时而毁灭?该区域是否临近发电厂?抑或整个陷入后启示录战区?

3. 若诺亚不是 Bartosz,他出生自何时?难道是还自异世界的不死之身?或是恶魔本身?

4. 如 Tannhaus 在剧中所言:「时间是无法击溃的永恆之兽吗」?诺亚或克劳蒂亚能否驾驭这个永无止境的时间迴圈,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既定规则?

上述留下的诸多疑问,只能有待第二季播出后才可能获得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