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第七季第四集是本季的中继点,也因此带来了可以列入影集中最精彩的其中一场战役,丹妮莉丝统帅巨龙和多斯拉克骑兵对阵兰尼斯特的步兵阵,长达十几分钟的激战画面展现了龙的威吓,骑兵的震慑,还有原野大陆被燃烧成灰烬的恐怖,再度逆转了两方阵营的势力。

《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第七季第四集的故事分配比重非常平衡,在每一个势力的剧情都有精彩的演出,首先最令人兴奋的是临冬城的大团圆,艾莉亚回到了珊莎身边,并与布兰团聚,三个曾经不谙世事的小鬼头,现在都重返家园,继承父亲守护者的意志。两位姐妹在父亲坟前的互动真实而感人,他们是至亲的骨肉,却在分离后完全对彼此没有任何了解,除了拥抱并回想父亲之死与诅咒兇手乔佛里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共通的话题。那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启齿的犹豫,艾莉亚一句:「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勾起了身为忠实观众的许多记忆,让人非常想替她对珊莎炫耀杀了佛雷家的事蹟,替这个曾被悲剧笼罩的家吐怨气。

布兰继续展现他无所不知的能力,当小指头把那把曾经要刺杀布兰的匕首送给他时,布兰说出了那句只存在于小指头与瓦里斯之间的尖锐话语:「混乱是一把阶梯。」同时也表示他早就看穿小指头假装不知道匕首主人是提里昂兰尼斯特的谎言,布兰也没有必要戳破,因为此时的他无所不知,小指头随风而转的计谋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微小的事,不足担心。

临冬城另一个令人兴奋的段落是艾莉亚与布蕾妮的比试,轻装甲配小剑对决重装甲配巨剑的场景令人想起奥柏伦亲王与魔山的对战,艾莉亚布拉佛斯的「水之舞」剑术轻鬆闪过布蕾妮的强势劈击,并多次突破布蕾妮的防守圈。当然曾经击败鬣狗的布兰妮认真起来后,逼得艾莉亚缴出了Needle,迅速转换成刺客模式拔出匕首突刺,画面最后冻结在双方的对峙,既帅气无比,也让姊姊珊莎无法置信妹妹的暗杀名单是动真格的。

看到这里的另一个重点是,布拉佛斯这个国度对于维斯特洛的人而言真的是非常陌生且未知的异域,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剑士也无法立即辨认出这种战斗风格,更别提有如黑科技的千面杀人术,如果艾莉亚没有为了哥哥琼恩改走临冬城,或许瑟曦此时的人头已经落地。艾莉亚展现的自信就像她的剑术老师当初对决君临城的包围时,毫无畏惧地展现自己的力量,也让人非常希望粉丝理论「剑术老师=无面者」的假设是真的。

琼恩史诺与戴佛斯的冷面双簧继续在龙石岛上演:『我是看到你一直盯着人家的「心」看。』硬是替琼恩与丹妮莉丝的恋情铺了明显的梗,生怕观众在琼恩与丹妮莉丝的对手戏里感受不到微妙的火花。但其实丹妮莉丝与琼恩在石洞里的互动已经充满了可能性,琼恩耿直单纯的个性与坚持对抗异鬼的决心让丹妮莉丝心软,儘管依然坚持着必须臣服的原则,但态度比起初次见面软化非常多,甚至说出了『我会替你而战。』这样充满戏剧性的承诺。在丹妮莉丝御驾亲征前,她甚至询问了琼恩的意见,且非常看重他的建言,放弃直接燃烧红堡的想法,改为突袭在平原上进行掠夺战的兰尼斯特大军。

这场龙与骑兵联手的战役将故事里的恐惧感深深地扎入了我们心中,才刚大获全胜的兰尼斯特精兵听到骑兵的马蹄声时都失去了勇气,儘管还能秩序地摆出守备阵形,多斯拉克人的狂野已经将他们的信心完全动摇。詹姆与波隆的演技也十分出色,一个天之骄子,一个放浪形骸,在面对龙与骑兵时都一起放下了骄傲,显露出最原始的恐惧。画面在铺陈战斗气氛时,先用骑兵的蹄声,只闻其声未闻其人地带出悬疑感,接着骑兵大排场露面后,步兵阵彷彿也还有力拼一搏的架势,但这个堆叠起来的平衡感马上被振翅的巨龙打坏,让丹妮莉丝过去只在传说里的压倒性力量正式出现在维斯特洛大陆上。

多斯拉克骑兵的突击战法与骑射都相当精彩,尤其是所有冲锋同一时间站在马背上的画面相当惊艳,不论是特效设计或是实景拍摄都是非常高难度的镜头,变化多端的进攻加上龙焰的开道,一个转瞬就突破了兰尼斯特军的盾阵。詹姆与波隆在这场战役虽然是败军但都是MVP,詹姆在如此巨大劣势之下依然想要试着反击,组织弓手队攻击,但对龙鳞毫无伤害,更眼睁睁看着寻找掩护的士兵在自己眼前化成灰烬。

波隆则开启瑟曦的秘密武器巨弩,与丹妮莉丝硬碰硬,以千瞬一秒的机会击伤了卓耿,最后更在关键的时刻拯救詹姆免于烧死的命运,他现在是兰尼斯特家兄弟最大的恩人了。小恶魔在这里的心情则更为複杂,对他来说詹姆是唯一真的关心过他的家人,但命运让他们身在不可能和解的敌对方,手足之情在这场大战里能起到什么缓冲作用呢?让我们继续期待下半季的第五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