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与邻国陷入複杂的战争时,《世纪天才》(Genius)爱因斯坦的生活也有如前线战场般混乱,他对完成广义相对论的执着毁灭了自己家庭的一切。与曾经肩并肩奋斗的米列娃离婚,在战时疏远了自己的儿子们,走过一连串生命中的低谷,这些都是为了完成不凡壮举的残酷牺牲。

然而爱因斯坦的命运在广义相对论完成后更加坎坷,因为此时科学界的氛围,再也不像和平时代地那样喜迎开明进步,笃信军国主义的科学家开始将自己的天才智慧,贡献在置更多敌人于死地的发明上。爱因斯坦与老友弗列玆哈伯的辩论,让我们看见后来许多战争电影都喜欢改编的桥段-德国毒气战的发明。这绝对是战争史上最重要的转捩点,许多虚构故事都喜欢将背景设定在这个时代,包括最近火红的神力女超人,就是因为毒气这种新形式大规模杀伤武器改变了人类对战争的定义。

战争不再是怀抱荣耀的军人之间的对决,不再需要将士们看着敌人的眼睛,扣下改变灵魂的杀戮板机,战争变成了科技的竞赛,无止尽地追求更有效率的杀人方法。爱因斯坦清楚这个潘朵拉盒子的连锁反应,坚决表达自己的反战立场,因为他知道一但科学家展开了杀人竞赛,将会毁灭世界。爱因斯坦的政治思想在他的生涯中期更加强烈地展现出来,他不像是多数的其他科学家拥抱军国主义,他坚持的是普世大同的世界主义,因此在希特勒崛起后成了攻击的目标。

影集的时间轴来到纳粹崛起时代后,影帝杰佛瑞洛许 (Geoffrey Rush)再度登场,接续第一集前往美国大使馆避难的故事,在中情局胡佛局长指示的审问下,揭开爱因斯坦在科学成就之外的神秘面纱。身为世界最知名的犹太人,即便爱因斯坦不想捲入世俗政治的纷争,来自族人的压力与纳粹的压迫,还是逼的他做出立场的宣誓。爱因斯坦最终加入了犹太复国运动,在美国犹太社群推动募款,坚持延续传统犹太宗教文化而不是同化融入美国。

在政治立场的冲突上,爱因斯坦与美国领事的针锋对决是最经典的一段,美国领事有着中情局的情资与权力,爱因斯坦则有高尚的人格与机灵的智慧。双方从句句锋利的互相刺探,到高手过招后的互相理解,让不同族群间普世的关怀之情,成了后来拯救众多德裔犹太人的基石。虽然美国领事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爱因斯坦只是洁身自爱不违自心,两人的高尚情操却意想不到地成为英雄之举,顺利地让至少五万名可能的大屠杀受害者,逃往美国避难。

导演在本季后段再度展现操作紧张气氛的功力,短短的几场戏就重现当时美国防堵共产主义与德国势力的危机感,尤其是美国间谍拜访海森堡的行刺任务,充满意外转折的刺激。德国科学家海森堡一开始看似野心极大要协助纳粹党製造出原子武器,但在间谍準备刺杀的当下,海森堡引用自己的测不準原理说明自己的立场:「当你越是想要準确衡量我的立场时,你就越摸不透我到底站在哪一方。」这个微妙的说词让间谍瞬间理解海森堡的用意,使得他违背了原先「国家利益大于道德顾虑」的说法,决定不暗杀这位很有可能协助德国统治世界的第一科学家。

当第一颗原子弹正式在长岛引爆后,爱因斯坦与海森堡的道德坚持都化为乌有,人类终究是製造出了可以自我毁灭的可怕武器。原先爱因斯坦为了反击希特勒而给罗斯福总统的建言,如今成了最大讽刺,看着时代杂誌将自己的头像与原子爆炸放在一起,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用一己之力创造理想中大同且进步的社会。海森堡究竟是无能製作原子弹或是刻意拖延不製造出来,在科学史上是一个谜,但影集选择相信他拖延的说词,因为就如同爱因斯坦,普朗克以及后来良心发现的哈伯,所有追求进步与真知的科学家,都该有一颗为了全人类生存着想的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从相对论到原子弹,爱因斯坦解密了众多上帝的秘密,如今他无法阻止世人运用他的发现来互相攻击,要如何继续运用影响力力挽狂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