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戏剧类奖项-更广阔的品味

在连续两年维持着类似模样的提名名单后,今年艾美奖对于最佳戏剧影集的肯定拥抱了更多元的内容,五部首次播映的新影集都获得提名,包括 Netflix 的《王冠》(The Crown)及《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Hulu 的《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NBC 的《我们的生活》(This Is Us)还有 HBO 的《西方极乐园》(Westworld),突破框架并扩大观众们对于影集内容的想像。

连续三年都待在名单里屹立不摇的是 Netflix 的政治惊悚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儘管最近几季的故事精彩度逐渐下滑,靠靠着双主角凯文史贝西(Kevin Spacey)及罗苹莱特(Robin Wright)的优异演出,依然让这部影集在每一季播出时都掀起广大的话题,维持着高水平的製作品质。同样连续三年入围的是难以被定义类型的《绝命律师》(Better Call Saul),它既是《绝命毒师》(Breaking Bad)的前传,又是一部完整的独立作品,同样的製作水平与叙事手法让人完全进入了阿布奎奇的犯罪世界里,是最该被肯定也是评价最高的的原创衍生系列。

HBO 的王牌《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去年夺奖后今年不符合报名资格,将名额拱手让给了热门新作《西方极乐园》。《西方极乐园》从播出开始就掳获了一批死忠影迷追捧研究剧情,因为编剧强纳森诺兰将过去在电影里熟稔的多重时间线呈现手法带入了影集里,成功地将深奥的哲学议题包装在暴力刺激的科幻剧情中,这次在最佳影集与最佳男女主角里大有斩获毫不意外。在金球奖就与《西方极乐园》激战过一番的科幻惊悚剧《怪奇物语》有着不遑多让的声势,童星们朴实近人的演技与原汁还原致敬80年代的精緻细节,都带来了极为广大的观众群,几乎没有人不会对自己幼时恐惧衍伸出的恐怖故事感兴趣。(相较于《西方极乐园》更是浅显好懂许多)

谈到製作品质,《王冠》肯定是这名单里最苛求讲究的作品,在金球奖拿下最佳戏剧达成里程碑后,树立了新的障碍,这次很有可能挟着王者的气势继续横扫艾美奖。相比名单上的其他作品,《王冠》是观众群较小,主题严肃且不易完全了解的异类,但它完整重现了历史上相当重要的一段岁月,解构了神权与现代政治的差异,对我们这个时代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意义。

《使女的故事》则是 Hulu 耕耘了几年后好不容易得来的成果,改编自经典的小说原着,原汁原味地将故事里面可怕的「乌托邦世界」反映出来。故事叙述基督教的基本教义狂热派掌权,在政权下女人们的权力低落,「使女」的身份更是远低于一般人,只有负责生育的功能,被迫赠予主人们完成任务。这部影集的成功不仅是因为精緻的剧情,更是因为它部分反映了现在世界的真实情况,越来越多狂热主义的政权出现,表示这在1985年就虚构出来的世界离我们并不远,只要人们稍加不注意自己现在拥有的权利,随时有可能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猜测《使女的故事》今年可能还无法夺奖,但在强敌都轮过一轮后,这绝对是未来两三年内最有潜力的一部作品。

《我们的生活》感人肺腑,故事既生活化又充满丝丝入扣的精心细节,每个人都可以在戏剧里找到自己曾经面对过的困难,以及引导着我们突破的希望之光。在重口味戏剧当道的风潮下,《我们的生活》的清新路线,令人耳目一新,但即便收视率屡创新高,观众群与影响力和其他几部作品相比之下还是缺乏成为热门话题的动能,所以也可能需要潜沉一两年后较有获奖机会。

强劲的「新」竞争者

相较于最佳戏剧类名单,最佳男女主角的名单就较少黑马出线,依旧是那几位实力派演员霸据山头,所以这次就来看看是哪些人挤掉了名单上的前辈们吧!

麦洛文提米吉拉 (Milo Ventimiglia,《我们的生活》)及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西方极乐园》)这两位是挤下前几次名单中的新面孔,但相信熟悉电影的人都知道,两位新面孔里最有机会的是谁-安东尼霍普金斯这样祖师爷等级的人物,一出手就是惊为天人。他所饰演的角色是在《西方极乐园》里面的福特博士,他一手创造了西方极乐园的世界,给予了机器人们智慧的定义,他所设计的终极目标,也揭起了机器人的革命,究竟生命与意识的真相是什么,继续在他精心巧手的设计下激荡。安东尼霍普金斯在剧中最令人佩服的是精密的情绪变化,唯有像他这样的表现才能在欺骗剧中角色的同时,又给观众适当的暗示,在剧情真相反转揭露时,给我们最大程度的震撼。西方极乐园第一季的成功,可以说是安东尼霍普金斯,艾德哈里斯(Ed Harris)与伊雯瑞秋伍德(Evan Rachel Wood)三位撑起来的。

女主角方面,三位新人都有强大的表现,各自演出的类型角色都无可超越,从观众的角度而言非常难选择:伊雯瑞秋伍德挑战人类极限地演出了智慧机器人与人类之间的细微差异,如果没有这些一秒变脸的神技演出,西方极乐园的複杂剧情,以及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灵魂挣扎,恐怕都不能说服观众。克莱儿芙伊(Claire Foy)饰演的也是数一数二困难的角色,要诠释目前还在世的英国女王,不仅要考究服人,满足历史的专业度,更要引领观众进到她的心中,去体会这个身兼多重身份的困难。从季初充满朝气的年轻夫人,到季末城府渐深,学会和老练政客交手的女王,中间的转变令观众心疼也佩服。伊莉莎白摩斯(Elisabeth Moss)在《使女的故事》里饰演必须违逆自心,压抑自我的使女欧弗瑞德,将複杂的人际关係与心理状态诠释得淋漓尽致,让这个尚未发生的架空时空,感觉起来就像现在进行式一样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