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极乐园》(Westworld)第十集完结篇终于让剧中角色清楚地说完故事,90分钟的加长版详细交代了许多转折点,让粉丝们不必一猜再猜地争辩。『狂野的欢愉将有残暴的结束。』乐园的第一章故事正式划下句点,同时开启充满未知及更多血腥的第二章,这个章节的主体将回归到被造物者的探索,自以为掌握一切的人类则沦为野蛮故事里微不足道的血与肉。

迪乐芮与威廉-造物者的捉弄

《西方极乐园》里最纠结的一个谜团,终于由角色本人亲自证实,黑衣人就是30年前的威廉!迪乐芮(Dolores)走出教堂后,在坟前挖出了「迷宫」的实体,一个木製的玩具迷宫,黑衣人无法置信这个他持续追寻的解答竟如此荒唐,与迪乐芮展开对峙。当依然陷在回忆里的迪乐芮说出了威廉(William)会来拯救我时,黑衣人才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原来你终究是记得一些事情的。』到这里,影集不再以看似同时间轴的剪接手法切换叙事,直接将威廉及罗根的片段以回忆方式演出,并一一闪现整理过去迪乐芮惊醒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的场景,证实整段迪乐芮的冒险都是她在重现回忆。

把一切拉回到源头,迪乐芮脱离农场剧本前,看见了黑衣人的景象后才开始了梦游,在梦游里她加入了威廉的荒山探险,因为后来被不断凌虐的痛苦(黑衣人)而回忆起当初最美好的旅程(威廉),对迪乐芮来说是相当讽刺的。这个曾经最爱的人如今陌生地无法辨认,那瞬间迪乐芮看清了事实,自己才是比人类高等的物种,抛下过去的包袱开始反抗。威廉在30年前的旅程里找到残暴而真实的自己,他始终没有忘记迪乐芮,却同时也不能再欺骗自己迪乐芮是可以带给他真爱的人,因为它终究是机器人,于是经过三十年岁月历练后,成了黑衣人的模样。

这两人的命运充满了造物弄人的悲哀,迪乐芮因为阿诺(Arnold)的觉醒指令(寻找迷宫),才误入了威廉的旅程,威廉经历与迪乐芮这段如梦似幻的关係后再也不能满足于外面的生活,不断重回西方世界,失去意义的他不约而同地想破解迷宫找回活着的感觉,却在最后什么也没得到,因为这项考验并非为他设计。

福特与阿诺-跨越三十五年的羁绊

福特(Ford)其实一直以来都承认了阿诺的看法,阿诺对意识的「二元心智理论」是正确的,只是在当时时机未成熟,35年前阿诺没办法让迪乐芮真正具有意识,于是想透过让迪乐芮杀死自己的方式,把这个痛苦轮迴留在迪乐芮的记忆里。这段记忆在35年后福特更新「沉思」程式后,再度甦醒,那股痛苦残留的阿诺声音引导着迪乐芮去寻找自我,最终的目的是让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如同创世纪画中隐喻的神之音不过是人类自我思想的延伸。

所以从《西方极乐园》影集一开始,福特就默默地在实践阿诺过去的愿望,途中与伯纳(Bernard)的辩论,都是时机未成熟前不想造成伯纳故障的障眼法(同时也欺骗观众),如今所有棋盘上的子已经就定位,就待福特再次敲响当年阿诺的革命钟声,在同一个地点,以同一种方式重现,这是福特最后对挚友的致敬。福特对迪乐芮说的话的意思是,当年阿诺刻意上传了Wyatt的恶人性格才让妳痛下杀手,现在如今让妳自己作出最后决定,才是意识革命的第一步。当福特缓缓地举起酒杯,相当满足而无所牵挂地介绍自己的新作,他心里知道迪乐芮会醒过来,杀了自己这位终极造物主,完成自我觉醒也完成阿诺的遗愿。

这个悲壮的史诗之死相当震撼,在浸染欢乐氛围的美酒烛光夜中带来的后劲更加强烈,福特完成了他对神的探求,他成功创造了「新的物种」,并从此离开他们的世界不再干涉。很有趣的一个小细节是,一位粉丝在Entertainment Weekly的製作人访谈直播中,询问到第七集里伯纳杀死Theresa时,机械臂正在製造的会不会是福特的替身,真的福特躲在暗处观看这一切结束。製作人没有正面回答,仅说了:『福特的牺牲无疑是真实的。』这句话没有否定任何可能性,因为对迪乐芮来说,在她的认知里她杀的那个人是福特就行了,就算是谎言也并不阻碍觉醒的开关,这个论点福特在本集也重新阐述过。当然各位前面被编剧骗很久的观众一定会猜福特老奸巨猾控制狂不会随便死掉,就待第二季揭晓啦!

梅芙与觉醒-逃脱轮迴的解放

梅芙(Maeve)带着Hector等人逃离大楼的行为看似是她觉醒后的表现,真相却是福特一手掌握的新故事线一环,如同第九集文章里所述,福特对于所有细节掌握得清楚程度,不可能放任一个机器人任意在大楼里走动,随时都有可能破坏他的计画,所以他对于梅芙觉醒一事应该清楚甚至操弄在手。本集揭露了梅芙的程式码确实在自己调整数据以前就被改过,用的是阿诺的管理员权限,但本季看下来清楚地知道,并不存在一个阿诺的鬼魂暗自对抗福特,而是众机器人们对于阿诺程式的记忆引发疯癫或是觉醒,真正在现实生活中进行软体改动的人还是福特。所以可以理解是,福特第九集对伯纳说的:所有机器人他都留了后门来操作,那个后门就是最初阿诺的权限,因此高于任何后续的改动。

梅芙的痛苦轮迴是她对女儿的爱,这强烈情感在黑衣人第一次杀她的时候,引发了觉醒,现在虽然表面上装做要逃离西方世界,实际上还是受到母女情感的强烈牵引。毕竟生存必须有目的及意义,梅芙及伯纳都是如此,福特利用他们对孩子的爱,去创造出自我意识。梅芙最终选择重返西方世界,踏上寻找女儿的征途,虽然她不知道里面的世界已经不是自己离开时的样子。

也许有人会觉得,花这么多篇幅谈论机器人意识觉醒有什么意义,AI反扑的科幻惊悚已经多不胜数,相信人类早有所警觉。但《西方极乐园》想谈的是一种类比,机器人寻找自我就像人类寻找终极意义一样,在尚未启蒙时先发展出宗教解释一切,当发现自己从何而来(生物演化)后,人类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再造生命修改DNA,就像机器人醒来后想修改程式码,智人发现自己能统治地球后消灭了尼安德塔人,机器人了解人类比自己脆弱太多后起而反抗。与生活相关的类比是,我们都活在每日重複的循环里,遵循着经济社会订下的规範,试图为了某个目的生存下去,有人可以像小镇村民一样每日开心过活,也有人觉醒走出自己的路,而本剧就是给那些不知道自己有机会觉醒,或不知道如何改变生活的一种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