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三》(3%)是一部讲述后乌托邦时代的巴西影集,全世界人口过剩而资源不足,人民因此被区分为3%的精英阶层还有97%的贫困阶层,所有人一生的终极目标就是通过甄选迈向近海的3%阶级,然而这项考验着残酷人性的甄选,引领众人走向的并不是完美的和平世界,而是权威统御的高压金字塔。

《百分之三》和过去一些反乌托邦电影《饥饿游戏》及《分歧者》等不同,不以惊险的肉搏残杀游戏作为冒险过程,甄选的流程更接近现实生活可能採取的手段,先是第一关面试,随后小组组队智力逻辑考验,接着混合不同组别测试抗压性及领导能力,最终是评测个人对于通过甄选的渴望及动力,这样子层层的关卡其实和目前一些大企业的菁英面试流程相似。像是挑选团队一个成员剔除,现场解个案,在有限资源下解决问题等等,都是人资考核里刁钻的面试流程。

《百分之三》相当重视每一位角色的动机背景,透过一集一个关卡搭配该关卡重要角色的故事回忆,让观众更了解这个团队里的成员,渐渐地对他们最后的决定产生共鸣。相当有趣的是,许多角色在结局时的表现都和他们刚出场时不同,显示在经过层层压力刺激后,人的本性才会无遗地展露,而过程中看到的面向往往不是最真实的样貌。

主角费南多出生在虔诚的神父家庭,儘管自己双腿残疾,他靠着接受父亲的信仰及鼓励,一直相信自己有机会通过徵选,获得更好的生活,一路打拼奋斗到了现在。然而在甄选的过程里,费南多看到了许多丑恶,开始质疑这样的甄选真的是让他成为他想成为的那种人吗?对信仰的质疑让他在最后一关决心的考验里和父亲起冲突,笃信获得甄选可以拥有完美生活的父亲,无法理解儿子为什么愿意为了一些金钱就放弃梦想,在甄选过程里面临许多违反自己道德决策的费南多难以苟同这种制度最后带给他的生活,如果要出人头地必需变成禽兽,那么他宁可在外面的贫民区活着。虽然费南多最后在父亲的坚持与恋人米雪儿的因素下继续参加,但他心里已经不相信甄选这件曾经神圣的过程了。

女主角米雪儿在前段剧情里一直都是个窝心温暖的角色,随着甄选流程接近尾声,她此行的目的才渐渐揭露-她是「目标」组织派来的间谍,除了渗透情报以外,她更要替自己的哥哥复仇。甄选主办人艾赛奇是她的暗杀目标,然而最终面对面与艾赛奇对峙时,事情的真相令她崩溃。艾赛奇播了一段米雪儿哥哥在近海快乐生活的影片,驳斥米雪儿一直以来的生活目标都是组织编给她的动机,目的就只是为了让她一无反顾地完成间谍工作。究竟这有没有可能是艾赛奇另外设的局还无法确定,可以确定的是这段剧情暗讽了一些社会上口口声声谈理想的组织,却用自己批判的那种人的手段来达成目标。

艾赛奇的生涯更是《百分之三》故事的一个缩影,曾经也是「目标」组织的人的他,看清并且接受这套菁英主义的政治制度后,成为推动它的中坚人物。艾赛奇象徵那种,脱离贫困阶层成为既得利益者后,反过来继续压榨贫困者的人,为了确保菁英层的思想与理念一致,他设计了更需要不择手段的关卡来筛选候选人。然而儘管艾赛奇表面上完全接受了这个制度,实际上却一直受到妻子之死纠缠,他的妻子不认同这套制度最终的目标,而选择自尽。这让艾赛奇不断地透过筛选的洗脑,试图证明自己的想法没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支持他,同时减少妻子死去的愧疚感。这个想法则再一次地在甄选中被证明错误,他想拉拢的乔安娜狠狠地撇下:『你不可能洗脑所有人。』后离去,成为未来掀起革命的一个种子。

为了多数人生存而牺牲弱势者的利益,在我们现在的普世观念里会认为是错的,但这种菁英制度是不是真的很有可能发生呢?英国脱欧后首都伦敦就希望独立,美国大选结束后加州与纽约掀起独立呼声,撇开理念与道德等层面来看,这些都市有这种呼声的本钱,就在于他们是一国之菁英,看事情的方式与其他80%的人不同,对国家整体的贡献也不同,如果有一天现有民主制度被证明没有效率,也许他们就会成为推动菁英制度的人。

因此从最早《纸牌屋》(House of Cards)的「民主的价值被高估」剧情,《地球百子》(The 100)的「流放制度」,到《黑镜》(Black Mirror)第三季第五集的「优生主义军事化」,还有更完整演出了这套制度的《百分之三》,都在暗示我们人类社会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届时我们必须选择,要和费南多与乔安娜一样在困苦生活里坚持道德理想,还是像拉菲尔及艾赛奇一样顺从制度的压力,抱着愧疚过上舒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