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没有太大的关联,要知道浸入式戏剧只是演绎的一种表现方式,这个不是什么时髦的话题了,在我国很多旅游景点,也有这样的表演方式,比如平遥古城里,就有一个《印象平遥》的表演,虽然后来因为客流量很大,取消了中间的互动环节,但是我在最早时看过导演的试演场,进入街道时,在游客进入到下一个场景过程汇总,这里会有很多演员和你主动互动,也就是所谓的NPC,他们有人寻找自己走散的女儿,有的捧着银子往外送,笨手笨脚摔倒在地,需要你帮忙拾取银两的小伙计,也有拉线唱戏的艺人球你的可怜,所以从这些来看,这种就是侵入式戏剧的表现方式,但是《西部世界》并非如此。

可以说,在《西部世界》第一部的时候,你可以理解他是这样的一出戏,但是到了第二季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实际并非如此,第二季的女主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她带领机器人开始追杀人类,而在人类求饶的死后,它说我只是在梦里,一个你们给我的梦里,当然,很多人来了这里是为了放纵自己,做自己在现实世界不敢做的事情,简单来说,他们是来这里欺负机器人的,所以当机器人要欺负他们的时候,这个画风就变得恐怖了。所以你看,西部世界提供的方式,不是侵入式的,是现实化更强的一种体验,片方在美国制作了一个大概4000多平米的布景,就是完全照搬《西部世界》的设定,打造了一个真人游戏环境。当然,这里的人不是机器人,是60多个真人扮演的接待员来扮演的,你可以看到它们组织的剧情故事,参与其中的一些决定,但是这样改变后的内容,实际才是请侵入式戏剧的方式,但电影本身到达这种开放程度的话,它已经不是什么戏剧了,更应该理解为是神一样的人,进入了普通人一样的机器人世界,你们隐藏在他们的周围,让他们觉得你和自己一样,但是实际上你们却无法被伤害,不用被重启,这样的差距也是最终导致机器人爆发的一大诱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