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好变坏

你是谁了吧呵呵

加州那耀眼的阳光,让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有种眩晕的感觉。

而男主Hank就在这样的梦幻天堂里展现了他那貌似令人向往的艳遇之旅。

各种各样身材妖艳,兴致盎然的媚女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上演着各种荒唐的糜情故事。

乍然一看,似乎每个男人都无比向往着这样的花花生活。

但是为什么多看那么几分钟,我们都能知道,他是一名可怜的,需要温暖的 big loser!

无休无止的性瘾和偶尔出现的毒瘾帮他逃避着一切无力面对的窘迫。

还记得那句说烂了的话吗?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

对于众多的性瘾者来说,

隐藏的真相是男人征服不了世界,摆平不了生活,然后靠玩弄女人,留连花丛来满足自己那可悲的,虚妄的征服欲。

这跟酗酒者,只求一醉,忘却世间痛苦;

吸毒者,只求一针,飘飘似仙的心态没有两样。

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一样罢了。

性瘾者每次纵情过后,留下的是无尽的空虚,寂寞,悔恨;

酗酒者每次烂醉醒后,不知今夕何夕,身在何处,只有剧烈的头痛,和又想逃避的酒瘾;

吸毒者,更不可能从那浓缩的快感里得到什么,只会把自己掏空,身心一步步肢解。

对的,一个糜情的男人,色对于他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的根本,而只是问题的表现形式罢了。

而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每一个私生活糜烂的男人,都有自己无法向人诉说的伤痛,等待着自己或者他人的救赎与帮助。

也许你会记得星爷的《喜剧之王》里的烂醉之下在夜总会用无数钞票在公主里哭着喊着要初恋的大家少爷;

也许你会记得韩国电影《老千》里在赌场里输的一塌糊涂的那位大学老师,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可悲的在一个小姐身上展现自己男人的风采,还要靠摸她的胸部来寻找赌运;

也许你会记得刘震云《手机》里,和武月在床上拼命折腾,毁了事业和家庭的主持人,最后奶奶去世的那天晚上,拿着手电筒往天上写:奶,想跟你说话。那字迹在天上,整整停留了七分钟,他潸然泪下,这时他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是个卑鄙的人。

Hank的伤根源在于他那“老色鬼”的父亲导致的家庭不幸,母亲的去世,让他更不能原谅父亲;他的玩世不恭,不肯跟凯伦结婚,就是他对以结婚这种形式上的约定来守护爱情没有信心。他的滥情则表明了他还是一个受着伤的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事业上的挫败,让他的性瘾更加的浓烈,不停的想跑到女人的怀抱里寻找安慰。甚至还因为没有钱,被皮条客狠狠得揍过。

如果非要寻找,我们看见他那样后,还一次次的原谅他的原因,我觉得是:1,他女儿贝卡。她爱她,她求她母亲让她留下来照顾父亲;她求她母亲留下来和她的父亲一起;她肯定他的作品,让他有成就感;她在自己初潮来的时候还淡定的站在那里安慰父亲不要紧张。2,他滥情,他吸毒,不过他也有底线,不碰未成年人,无论MIA怎么纠缠他,他也不会像现在的某些大叔,干爹一样无耻。3,他的爱与勇敢,不论是在电影院殴打噪音者,PARTY里对他前妻出言不逊者,还是为了替女儿抢卫生棉的那场误会的交手。4,他的光头朋友的兄弟之爱,没有在他事业创作的低峰期把他抛弃。

每一集的结尾,荒唐过后,他还是会迷恋,回忆,向往和妻子女儿一家人团聚和睦的生活在一起,互相爱着。让人觉得只有这时的Hank是清醒的,是幸福的。

性瘾者的救赎,最终还是靠爱的;

无论是对老婆,对子女,对父母,对兄弟的爱;还是来自于他们的爱;只有这些才会把我们从欲望的深渊里揪出来。

但是这种爱的付出,可能带着伤与痛,无论是心理的还是身体的。

就像在《百万美元宝贝》里,艾迪说的那样,拳击是一个不自然的运动,它要人迎着疼痛上,不躲避,在打出一记重拳之前要先后退---。

生活里何尝不是这样呢?只有不躲避,迎着疼痛,勇敢的面对才能最终获得像个人样,完成救赎。

而不是一个躲在女人堆里的,性瘾者--loser!

[嘘]第三季好看,一般人我不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