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的主题是“新世界”,主人公世子要拨开这阴霾,寻找生机,引领国家和人民走向没有丧尸和阴谋的新世界。

私以为,《王国》看似是丧尸灾难片,实则是对这个国家历史的追溯与反思,甚至是对当今社会现实的警醒。近些年来,反映贫富差距的韩国影视作品有很多,比如在奥斯卡一鸣惊人的《寄生虫》,在戛纳大放异彩的《燃烧》等,《王国》看似与它们题材迥异,实则殊途同归。

《王国》第一部因巧妙地将宫斗与丧尸题材结合在一起,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并且整部剧集制作精良,6集的内容短小精悍,制造了很多悬念也挖了很多坑。可能是才思枯竭,也可能是整体布局所致,第二季《王国》摆明了大刀阔斧的把第一季故事赶紧完结,草草了事。毕竟,第一季的格局限制了发挥。

两位主角其实在第二季中并没有太多发挥空间,反而是配角闪闪发光。李苍的侍卫武英的忠诚与无可奈何,安炫大人的因果轮回,赵学洙的权益某计。剧中最喜欢的就是王妃赵氏,全程只有她在用心宫斗,调虎离山的将产妇运送到宫中,事情败露后的大义灭亲,大势已去时候的玉石俱损。一个人在后方运筹帷幄,掌握全局。当然,宫斗的剧情在《王国》系列中并不高明也经不起推敲,这又是后话了。

瘟疫与权术在第二季中并没有随着海源赵氏一族的陨落而完结。结尾大家发现,原来疫病的源头生死草是批发货,伴随着小皇子的长大围绕其身世之谜将有一番血雨腥风,而小皇子体内的生死草虫子也要占领大脑高地,还有其身边早已安插的眼线,都将是第三季《王国》的主要内容。

全智贤2015年电影《暗杀》之后暂停了演艺活动,之后专注相夫教子。全智贤上一部作品还是2016年的《蓝色大海的传说》,时隔多年终于回归,在《王国》第二季结尾处华丽登场,虽只有短短十几秒,但在该剧宣传时大打全智贤加盟牌。

全智贤的加盟增加了不少看点,也再次提升卡司阵容。剧中可知,饰演的是一位不仅懂得生死草原理,还能够用此毒来控制丧尸的神秘女孩。也正因为全智贤的加入,使得第二季《王国》不得不赶紧扫尾第一季中的故事。

如果说《王国》第一季是讲在与僵尸斗争中生存下来的人的话,那么第二季更多的讲的是在斗争中失去的人的故事。

我想通过三个在第二季中丧生的人,聊聊我对第二季的看法。

首先是安炫大监,在众多国家栋梁中,大部分都属于海源赵氏一派,像安炫这种清流型为民型真的太稀有了,他是世子的老师。他为救世子而死,他死前还在谋略死后如何救世子的事。真的,当世子一行被赵学州当成逆党抓起来,在世子一行殊死一搏而不可得时,是死后变成僵尸的他背后插着帅旗,一路奔冲向赵学州在赵学州脸上撕咬下一块,那种仇者快的感觉真的很爽,太帅了!安炫大监是塑造的比较成功的人物,因为印象深刻,才会对他的死铭记于心。

第二个是武英,武英是谁?呵呵,剧中就只出现过一次他的名字,是他死时,世子把他抱在怀中呼唤他的名字才知道他叫武英。一直以来他都是世子的左翊卫,时刻守在世子身边护他周全。第一季结尾留了一个悬念,就是跟在世子身边的几个人舒菲、左翊卫、捉虎队的那个人,其中有个人是奸细。我没有想过是武英,因为他护着世子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第二季第三集,武英把被僵尸咬的赵学州从世子手中偷出来,武英坐实了奸细的身份,不愿意相信。这部剧结合了丧尸、史剧、权斗、悬疑等,整个剧的内容是很充实的,是让人想一口气看完的剧,不看完难受。

第三个是赵学州,最大的反派,阴狠毒辣残暴不仁,在陛下变丧尸后操控陛下操控朝政和整个国家的人,看到他将丧尸陛下和世子锁在一间房,打得好算盘,要么陛下吃了世子,要么世子割掉陛下的头,父子残杀,渔翁得利,这么阴险的招我差点鼓掌呼高明了。我以为赵学州就死在了安炫大监的嘴里,看到赵学州的左脸被撕咬去一块,我以为他必死无疑,真是畅快!哪想居然可以被救活,最后赵学州是死在自己女儿手中,我咋觉得有那么一点憋的难受,难道不应该安排他死在世子那一拨人的手中吗,只有手刃仇人才会过瘾。你想想如果自己一直报仇报仇去,还拼命努力,结果仇人自己病死了,是不是会很无力。我觉得这是这部剧我觉得不怎么好的地方,他女儿的死也是,恶人怎么可以那么轻飘飘的死了呢。

第三季会如何继续,因为坏人都死在了第二季,第三季要如何制造矛盾和冲突,期待!

《王国》第二季中虽然只有结尾处的一个回眸,却杀气十足,惊艳四座。

而《王国》第二季也因此回归观众视野。这部讲述在衰落、腐败的朝鲜王国中,一种前所未见的恐怖瘟疫早就了不老不死,依赖吃人肉维持生命的丧尸在民间蔓延,人间变为炼狱的灾难片,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当下,更容易触动人心,引发共鸣。

《釜山行》大获成功之后,韩国业内因为跟风也出了不少丧尸题材的作品,比如同样是古装宫廷+丧尸的影片《猖獗》,先《王国》之前面世,但市场效益和口碑都远不如后者。究其原因,无外乎故事割裂感太强,丧尸与宫廷不但没有相辅相成反而徒增生硬,且人物塑造太过浅薄,故事和主题不再重要,血腥暴力的场景和丧尸沦为猎奇的噱头。

《王国》则避免了《猖獗》的短板,第一季的故事是典型的双线并行模式,一面是围绕着世子、赵氏家族的宫廷政治斗争展开,一面是丧尸围城、世子带领人民升级打怪的事业线。

全剧一直在追问炼尸人的真实身份,他的目的为何,丧尸是否有彻底解决之道等?但追剧的观众很清楚,本质上是前者造就了后者,权利争斗的牺牲品永远是弱小的平民,丧尸围攻不过是外在的表现形式罢了。

这部剧没有一味增加支线内容和场景去铺垫和深化阶级矛盾以及社会问题,只是纯粹围绕一个“吃”展开,以小见大,直白且深刻。

底层百姓生活艰辛,贫穷,饥饿,疾病,死亡,是他们生命的主题,也是人生的循环;上层阶级贪婪糜烂,山珍海味尚且食之无味。恰恰应了杜甫的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第二季的主题是“新世界”,主人公世子要拨开这阴霾,寻找生机,引领国家和人民走向没有丧尸和阴谋的新世界。

私以为,《王国》看似是丧尸灾难片,实则是对这个国家历史的追溯与反思,甚至是对当今社会现实的警醒。近些年来,反映贫富差距的韩国影视作品有很多,比如在奥斯卡一鸣惊人的《寄生虫》,在戛纳大放异彩的《燃烧》等,《王国》看似与它们题材迥异,实则殊途同归。

制作升级,故事升级

《王国》第一季打出名声后,对于第二季的制作Netflix更是加大筹码,肉眼可见的全面升级。血腥程度,叙事节奏,宫斗密度都更加牵动人心。第一季豆瓣评分8.5,第二季开分9.4,现在维持在8.7,从口碑上来看,被没有陷入“续集必扑”的魔咒。

第一季《残酷的欲望》在战斗开始前结束,第二季丧尸技能升级,它们并不惧怕阳光而是畏惧温度,寒冬即将来临,丧尸的杀戮必会翻倍,第二季《血染大地》便会详细描述观众们最为感兴趣的丧尸大战。“血”是本季的关键词,“血脉”、“血统”和“血腥”更加呼之欲出。

第一集便上演了长达18分钟的丧尸围城战,一边是行动力十足,暴力血腥的丧尸群,一边是弱势的百姓和残兵,唯一的抵抗工具只有冷兵器。

此外,《王国》的野心很大,第二季看似是对第一季悬念的解答,但方式却是以疑问回答疑问,使得故事更加波云诡谲,从而拉出第三季的帷幕。

片尾处全智贤饰演的新人物的出现,使得局势更加混乱和紧张。她坚定冰冷的目光和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都透露着神秘感,而从官方信息来看,她将成为第三季的主角。

韩国电视剧向来是编剧中心制,《王国》的大获成功与曾经创作《信号》与《幽灵》的编剧金恩熙息息相关。《王国》的创作灵感来自于一个真实故事,她在采访中透露,“我找到一段文字,记录到当时成千上万的人死于不明原因,这就给了我一个点子,让丧尸攻击成为一个触发点,来描述当时人民蒙受的苦难。我最终想要表达的,就是那种饥饿感。”

也正是因为来源于现实,观众看《王国》,更有种看当下的感觉。

Netflix征服亚洲的雄心,在中国受阻

Netflix的发展越是迅猛,受到的阻碍和荆棘就会越来越多。去年,迪士尼推出了全新流媒体平台 Disney+ ,收回了对Netflix授权的漫威系列作品,正式宣告双方合作的终结。Netflix被迫砍掉了《杰西卡·琼斯》、《超胆侠》、《卢克·凯奇》、《惩罚者》、等漫改剧,而迪士尼则有条不紊拍起了《洛基》、《猎鹰与冬兵》、《旺达·幻视》等剧。

但被动挨打绝不是Netflix的风格,它的野心早已遍布全球。 2010 年,Netflix开始进军加拿大市场,随后逐步打开拉丁美洲、欧洲、印度等多国市场,到了 2016 年, Netflix的版图已经囊括了除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外的全球市场。

在北美市场逐渐饱和的情况下,人口红利巨大的亚洲成为Netflix必争之地。他深谙: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本土化原创不仅能吸引原产地观众,也紧紧抓住了世界观众的眼球,Netflix在本土化内容上的投资为其赢得了来自全球用户的收益。

在征服亚洲各国市场时,因为文化差异,Netflix更加注重本土化,通常都是启用本土的导演、编剧和演员,消除文化障碍,从而产出精品化、定制化的优质剧。

Netflix将第一站选在了日本,采取的战略是“动画冲锋,剧集开路”。先是和日本知名动漫作者合作了《十二宫骑士:圣斗士星矢》、《恶魔人》、《BLAME!》、《怪兽惑星》等作品,在拥有一定用户量后,将目光转向剧集制作,毕竟相对于动画与电影,精品剧集其实才是Netflix最为拿手的内容形式。2016年,改编自芥川奖获奖小说的同名剧《火花》,以其电影质感收获了如潮好评,并成为Netflix亚洲原创剧制作的口碑标杆。

Netflix在日本市场的地位就此巩固,先后制作出《只有我不在的街道》、《Jimmy:二货般的真实故事》、《全裸导演》等作品。而日本市场之后,Netflix紧跟着开拓韩国市场,与日本不同,他采取“综艺冲锋,剧集开路”的策略,但是真正让他在韩国站住脚跟的并不是刘在石主持的《犯人就是你》,反而是剧集《王国》。

除此之外,新加坡、泰国等国都有Netflix的原创剧集,但是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一直止步不前。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世界上有太多故事要讲,Netflix当下第一要务是讲好韩国故事、印度故事、日本故事,甚至波兰故事,但不是中国故事。”在中国优爱腾芒四大视频平台逐鹿的当下,留给Netflix的机会少之又少。

于是,Netflix采取迂回策略,试图通过台湾地区逐步打开华语剧集市场,去年的黑道题材剧《罪梦者》便是Netflix制作的首部华语剧,可惜无论是数据还是口碑都不敌HBO打造的《我们与恶的距离》。

Netflix必然不会就此停下征服的步伐,但中国市场乃至华语剧市场,始终是他难以跨越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