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失去了视力,然后人类忘记了视力,人类忘记了书本,人类回到了原始社会。这中间的逻辑链条的填充才是最重要的呢。现在讲的这个重回文明的故事,也实在难有什么意思,缺乏丰富和新颖的东西。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世界观设定,不仅要有吸引眼球的可能,还要能站得住脚,这两点没那么容易兼得的,我们不仅要看到结果的呈现,还要看到如何导致这一结果的畸变过程,值得探讨。

我其实喜欢这种强设定的东西,未来,末世,但问题是这里面的设计问题太大了,一边写未来末日一边又是完全回到古时的样子,让人感官非常错乱。按照逻辑去推断,不可能回到这种刀耕火种的冷兵器时代的,这是不可能的,一群盲人怎么做出来那么多具有美学特征的花纹造型繁复的头饰和武器的呢?我理解如果不这样做,画面会很难看,但这样好看了剧情就毁了。制作本身值得看一看。

剧集讲述在未来的世界,人类失去了视力,社会必须找到新的方式来交流互动、捕猎与生存。一对有视力的双胞胎诞生,所有这一切都受到挑战。莫玛将饰演一个无所畏惧的战士、领导者和守护人。

此剧的剧情略有些狗血,“海王”莫玛饰演一位百人部落首领,他是一名无所畏惧的嗜血持刀战士,也是这个小部落的领导者和守护人;狗血的是,妻子产下有视力的双胞姐弟,竟然不是他的孩子。

这部剧是由Apple TV出品,制作经费充足,所以从画面上看,《see》堪称电影质感。特别是远景的拍摄,森林、山谷、草原,都在镜头之中原汁原味的呈现。

此剧的探讨还颇具哲学意味,如何突破乌合之众的围城,是男主角等人的使命。是像凯恩女王那样,迷迷糊糊之中让世界走向崩坏?还是寻找新的希望?

第一集就那么有内涵,海王主演的这部美剧,要火啊。

英语课程培训师 影视领域创作者

《看见》是苹果 TV 在科幻世界中的第一波原创作品尝试,于19年11月1日上映。

该剧集讲述了21世界一种病毒的爆发,使得全球人口锐减到不足200万。幸存者的视力也被病毒永久剥夺。世纪末期,视觉的存在依然成谜。人类文明飞速倒退到了部落时代。幸存者们在人类的遗迹上建立起孤立的村落。经过十几代人的传承,人类适应了没有视力的部落生活,视力成为了传说般的存在。只要提及视觉都会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这些人以水电站为神坛,建立起信仰黑暗,敌视视力与光明的宗教,奉女王为神明。还专门设立了视力邪教并且只听命于女王的猎巫者部队。海王饰演一个身强力壮的战士首领,却躲藏在他阴暗而神秘的过去中。他的妻子在怀有别的男人的骨肉时加入了他的部落,生下一对双胞胎兄妹,婴儿的视力正常,却不能对外宣扬。在一个全是瞎子的世界里,忽然间有人视觉正常,愚蠢的人类认为这将会改编上帝的旨意,因为光是邪恶的力量,黑暗才是大家的归宿。于是女王在得知孩子视力正常时,便派出猎巫者部队去追杀海王的部落。海王就带领全村人去寻找新的根据地。

在一个没有视觉的世界里,这种立意新颖的剧情成为了一个很吸引观众的元素。人们必须找到新的方式来交流互动、捕猎与生存。我们不知道在失明之后文明会是进化还是退化。只有真的经历过失明才能明白视觉是如何影响一切,从基本的狩猎旅行,打造部落住房,到人们脸上的仪式伤疤,到作战部署的时候,才会发现学会思考是引领人类的智慧前进的动力。

不难发现,《看见》从人类的精神和智力复杂性的角度进行了探索。剧情令人信服,令人沉迷,剧中充满让人印象深刻的战斗场景和反乌托邦的未来世界,并且在视觉给人壮观的场面,不失为一部科幻史诗巨作。

没有观看的小伙伴们速速去观看哟。脑洞大开的一部剧集呢

《看见》这部剧主要讲解在未来的世界,人类失去了视力,社会必须找到新的方式来交流互动、捕猎与生存。一对有视力的双胞胎诞生,所有这一切都受到挑战。莫玛将饰演一个无所畏惧的战士、领导者和守护人。

不得不说苹果拍的这部电视剧还是很不错的,尽管还是有些结构上的不合理,但我们的世界本身就是疯狂和逻辑,理性和谬论,科学和宗教等并存的,所以又何必要求我们的传播媒体做到绝对的符合一切了,若是符合了,也不是我们世界的映射了,很多人觉得人类已经失去视力后,怎么会如此愚笨和不合理,变得如此愚笨,但其实只是我们自认为自己强大罢了,若是你我去到体系崩溃的世界你会些什么,你什么都不会你不会基础劳作也不会制造关键物品,甚至你连狩猎游牧农耕生活也忘记了,我们觉得自己聪明和强大,不是因为我们个人的力量而是系统的力量,是系统赋予我们无尽的力量而不是我们自身,单个的我们是脆弱的,甚至不如古人强大,绝大多数的现代人,无法负重几百公斤急行军一天甚至靠传统工具制造出支持自己生活下去的必需品。

就像电视剧的男女主角一样,放弃了逃,看见了真相,成为了超人。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死亡(自己和他人),那一刻可能无奈,困惑或破釜沉舟,但最终理性,责任战胜了愚昧懦弱,就像被邪恶能量撕裂,一瞬间开了天眼,看清了一切。或许被迫,但这种人在集体之中,那就是“超人”,当然也是这种抹平一切的集体绝对不允许的存在。

你的孤身一人的反抗,不仅是政权稳定的威胁,也是人们内心对于生活美好向往的威胁。集体之中,最可怕的一点,你选择的权利可能要全凭运气给你。能够去选择的人们,好歹是知情者。而那些无助地,成为集体牺牲品的人们,被历史永远压在了那些如雪花一般的灰烬中。他们才是真正的悲剧,因为他们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但换个角度来看,他们可能也没有那么无辜,他们被自己所默许甚至坚信的一切所蒙蔽。这种被蒙蔽的情况,无情地说,你甚至可以说他们咎由自取。逃进乌托邦,你就必须要承担起那粉饰的屋顶,有一天坍塌下来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