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神剧的陨落

在HBO已经承诺拍摄时间以及经费的前提下,两位编剧依旧让《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只有六集的情况下草草收尾,编剧们似乎没有意识到《权利的游戏》不仅是他们的作品,同时也是全球影迷共同的故事。

虽然第八季的结局没有给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每个答案,很多情节的发展也没有很好的铺垫,然而无论人们对这一季的感受如何,现实是它已经结束了。《权力的游戏》已经结束,无论我们对结局多么的沮丧多么的愤怒。

所以现在不谈论这部剧的剧情人物以及各种我们讨论过的种种,只想说与权游一起走过的八年,它已经不仅仅是一部美剧,它就像漫威宇宙一样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之中。我们每周观看,讨论剧情,和同好们互动。它已经成为全球粉丝共同创造的文化现象。我也非常感谢我有幸与之共度的时光。

内有剧透,慎点:到最后,7大王国人丁最兴旺的是史塔克家族。4位二代,分别走上了人生的全新之路,布兰做了6大王国的第一任轮值国王,用他的记忆力,避免悲剧和暴政的再次发生,三傻如愿从权力的游戏毕业,做到了北境女王,继续她父亲的王权富贵。而雪诺和二丫,则选择了不同方向的征服之路,雪诺带领守夜人跨过长城,前往异鬼曾经生活的未知之地,二丫乘船去往地图都未画过的大陆之西,异曲同工的是,他们将在不同的领域谱写史塔克家族新的权力的游戏。我想,也许又是两个独立的王国。很多人看完最后一集,都在说烂尾,我想也许是之前草蛇灰线太多,我们都希望每个人物,每处伏笔交代圆满,称心如意。雪诺的突然转变,龙妈的暴毙,无影无踪的龙,编剧没有给出足够的情感和逻辑,让观众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以至于最后小恶魔带领下的辅政大臣们都透着一股子小人得志的劲儿。应该说,这是一集不让观众爽的剧终,可是回头想想,权力的游戏从头到尾,什么时候把让观众如意当回事?作者,只是固执滴讲述着一个发生在中世纪的王权更迭,里面有权谋,有勇气,有人性,有爱情,虽然说,最后一季因为布局太广,野心太大,让编剧的叙事能力有点力不从心,但是不可否认,权力的游戏都是一部可以在影视史上留名的经典之作。至于烂不烂尾,可以留给时间来检验,不必着急。

结局还算是满意的,尽管全境守护是“布兰登”超出了我们的意料,但小恶魔提利昂的“人们相信故事”的理论让我服了。这个理论是非常有道理的,近年很火的《人类简史》就有人们会自愿因为一个大家都相信的故事而遵守规责的详细论述,所以这真的算是很自然而又出奇不意的结局。

一直都爱前五季,第八季的最后一集就是给《权游》做个了结!摩天大楼上盖了个草棚顶!厉害了!马丁大爷成功的杀死了史塔克、萝卜、小剥皮………现在的编剧成功的杀死了万亿记的权粉!佩服佩服……

浪费了七年时间

一个错误都会让你迈入地狱的大门。

龙母被情人刺杀的雷人剧情出现后,剧迷的不满达到了顶点。他们纷纷留言说,还不如让夜王赢了算了。好,我们把不合理的剧情给说圆了吧。

有人说:来来来,笔给你,你行你来写。OK,对剧本不满的粉丝们就自己编呗。

从龙母第一次到达凛冬城的时候,珊莎对龙母就没有好脸色,一直到打败夜王后的庆功宴上,珊莎依然在顶撞龙母,她从始至终都未臣服于女王的统治之下。当得知哥哥琼恩的真实身份之后,珊莎又打起了他的如意算盘,那就是让哥哥坐上铁王座,取代龙母。而一个精心安排的长线策略,就是从那个杀死夜王后的庆功宴开始的。现在活下来的都是各自阵营的人,龙妈感受到了落寞和背叛,她没有感受到付出之后的爱戴。但一统江山和政治抱负的革命事业还要继续,肿么办?有一个敏感狡猾的人向龙母提出了他的策略。

外号“八爪蜘蛛”的情报总管瓦里斯是混宫斗的老手,小时候曾经是个奴隶被主人切下男根丢到火里后遗弃在马路上。所以当他投奔到龙妈发现新君是个真正的奴隶解放者的时候,他这个智商比肩“小指头”的把“为了国家”当己任的人下定决心不择手段也要辅佐丹妮莉丝完成大业。龙母知道这个人是值得仰仗的,篡夺者战争爆发后,瓦里斯劝告国王伊里斯不要向泰温·兰尼斯特打开城门但伊里斯听取了国师派席尔的建议,向兰尼斯特军敞开了城门而遭殃。瓦里斯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继续为劳勃国王和他的继承者们服务,而看起来他似乎对坦格利安一脉确实抱有忠诚心,他和伊利里欧·摩帕提斯一起进行着密谋,企图让坦格利安的血脉重新夺回铁王座。

这个祸国的忠臣,护国的奸臣丝之前问丹妮莉如果一统江山将要怎么统治天下?龙母说,这个庆功宴上已经完全体会各地的领主只效忠家族不会效忠国家,任何利益冲突都会导致他们轻则割据,重则杀伐,我的根基这么浅,随时会遭到阴谋叛变到时候处境就像刚统治弥林城时那样的凶险。最好有办法在一统江山后能够建立行省取消分封,永远消除藩镇割据。人生来就是主人就像生来就是奴隶一样不公平,我们要改变这个腐败的制度。瓦里斯想了一下说:“陛下英明!听说山姆威尔有比您更加激进的政治制度设想,但是如果要达到这个目标,只能我先死,然后你再死了。”龙母疑惑不解的说:“瓦里斯你前面喝了多少酒?“”我的女王陛下,我说的是假死,我们会暂时不被人注意的回到弥林。我们要避免当初废除奴隶制时各方对我们的伤害,弥林的政治实践给了我们宝贵的教训。现在这里的人不会真正臣服你,但当其他人坐上铁王座后,其他势力就真的臣服这个人了吗?在我们暂时离开权力的游戏后还将继续,直到耗光他们的实力再也无法反对重新归来的您。而且这些年坐上铁王座的人下场都不太好,这把椅子杀气太重。”八爪蜘蛛微笑的说道:“其实,有一个人已经诈死了”。龙母说:“谁?”,瓦里斯回答:“梅丽珊卓,她去为在这片大陆完全抹去七神信仰,人民只信仰光之王做准备。接下来所有光之王的信徒都会来帮助您,只要您答应作为光明使者统治维斯特洛,光之王的信仰成为国教。”(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金庸小说中的明教-拜火教那个有政治抱负的准军事帮会组织,呵呵。)龙母喝了一口酒,半天没有说话,但最后还是望着瓦里斯的眼睛点头说到:“让我们研究一下实施细节吧”。

接下来瓦里斯背叛的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他从愉快地谈论琼恩和丹妮莉丝共同执政,到在短短几集里就试图杀死丹妮莉丝,在与提利昂就琼恩的王位要求进行了几次交谈后,提利昂告诉丹妮莉丝·瓦里斯背叛了她。于是丹妮莉丝把他处死。大家都知道瓦里斯在信中公布了琼恩的血统,而狡猾的他居然只是呆在原地等待审判的到来,这似乎是在等梅丽珊卓的预见实现。这是龙母和情报总管两人在凛冬城就商议好的事情,第一个假死的梅丽珊卓送来了一个能易容成瓦里斯的殉道者去接受火刑,而瓦里斯则彻底乔装成他人开始长时间进行地下谍战。曾经想过接受投降建议的龙母事先得到了“叛徒”瓦里斯精准的情报:“野火”已经遍布全城等着他们进来。丞相小恶魔放走哥哥私自找姐姐是为了将来的权力斗争进行两边下注,提利昂才是最危险的兰尼斯特。小恶魔是一个随时改变立场的人,他已经杀过自己的父亲和情人、坑了自己的侄女,诅咒君临臣的人都该死的人。在开战前两边胜率五五开,他的计划是如果瑟曦赢了他可以借着哥哥的庇佑保全自己,当然姐姐输了更好。接受投降的君临城实力损失会不大,作为胜利者二把手的提利昂·兰尼斯特可以责无旁贷的继承狮家雄厚家业,自己的政治地位需要强大实力来抗衡捞足政治资本的狼家。在龙母一人单挑全城防空和前哨部队获胜之后,投降的钟声的确不是瑟曦敲的,是小恶魔发信号让内应敲的,在印证了蜘蛛的情报属实后龙母愤怒的进行了烧光政策。

最危险的往往不是敌人,而是最亲近的人。丹妮莉丝和瓦里斯的策略是,把所有的不忠之臣暴露出来并让他们感觉获胜,最终放松警惕并开始内斗。貌似女王因为痛失龙子和闺蜜而发疯屠城之后,史塔克家族威望达到顶峰,提利昂也开始公开发难并鼓动雪诺谋反并取得成功。然而在这之前,大家都注意到了瓦里斯偷偷写信,没有人知道这些信其实不是串联其他家族共同对抗龙母的。实则一些是挑唆其他为损伤的势力内斗的,而另外一些是联络兰尼斯特曾经的一些血仇势力为龙妈服务,而龙母的恩惠就是替他们报仇作为酬劳。兰尼斯特有债必偿的准则导致仇家布满整个大陆,仇家们苦于没有实力和机会进行报复,而瓦里斯要求在女王“去世”以后这些狮家仇人们开始报答。就像之前风吹团在弥林围城时接受巴利斯坦的游说而倒戈,条件是丹妮日后协助打下潘托斯以报前仇。

女王终于被半个坦格利安血统的侄子兼情人“杀”了。不同于“什么都不懂”的雪诺,提利昂的曾评价说:“可惜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不是黄花闺女,她是多斯拉克卡奥的遗孀、龙的母亲和奴隶城邦的梦魇,是长了乳头的征服者伊耿。”不凡的经历使得龙母不会被男女之情冲昏头脑而学会了怎么利用自身条件征服男人,她拥有不少用得上的情夫。依然单纯的雪诺才是真正被操控的人,感觉自己之前泄露身份而背叛龙母的他需要再次以行动证明自己真的会把丹妮莉丝作为自己“永远的女王”,从来就是瞻前顾后的人居然用女朋友给的刀坚定且难过的扎在了已经口鼻流血的女友心口,果真是扎心了老铁!这一切其实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表演,连酒都是瓦里斯备好的。然而,雪诺并不知道自己的姑姑并非像她说的那样想退隐江湖,而是为了有一天出其不意的骑龙杀来。龙母要求雪诺这次的诈死必须守口如瓶,并且要求雪诺以龙母肚子里面两个人的孩子起誓,所以雪诺这次真的乖乖配合演戏并且拒绝了王位和野人们退居山林,为此瓦里斯还派了卧底跟着监视行踪,如果这次雪诺再泄露秘密的话,龙母已经授权可以对其灭声。

号称不要权利却愉快接受了六国之王权利的布兰的动机没那么简单。他作为旧神信仰代表:三眼乌鸦版布兰实际上是森林之子精英的精神传承,他自己也说过他其实已经不能算布兰了。

上一代三眼乌鸦布兰登何文其实算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远亲长辈,那么这一代三眼乌鸦和诈死的丹妮莉丝有什么默契么?上一代三眼乌鸦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私生子布兰登何文,三眼乌鸦曾经洗脑了一个壮汉将来在关键时刻为未来的自己也就是布兰拼死把门。维斯特洛的人相信森林之子早已灭绝,然而人类世界里却仍有少量森林之子存活。他们大部分在远离长城的北方,住在山底的洞穴群中。作为外来户的坦格利安家族与三眼乌鸦到底建立了啥关系目前不得而知,但称王的布兰真的就属于狼家吗?在于先民漫长的斗争之后森林之子败下阵来后与先民达成协议,但是安达尔人入侵后七神信仰在南方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旧神。森林之子与人类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所以少量的后来者坦格利安家族与森林之子算不上仇家,布兰登何文在成为三眼乌鸦前曾经是国王之手、守夜人司令官。而守夜人部队和北境长城实际上就是由“光之使者”亚梭尔·亚亥带领先民和深林之子打败异鬼后共同建立的组织。正史中(原著中)夜王是第十三任守夜人司令官被“女性尸鬼”勾引而堕落,而民间传说(剧集中)“夜王”就是第一位被转化成异鬼的先民。所以,亚梭尔·亚亥作为先民其信仰和旧神的信仰一脉相承,而现在森林之子的最高阶能力者终于登上了人类的王座。现在这个活佛版的六境国王可以存活千年不死,所以什么今后历代国王都是领主推选制就是扯淡,准许北境独立这么有失公允的事情真的是考虑史塔克家族利益?三眼乌鸦代表的是森林之子而不是先民后代史塔克家族,三眼乌鸦是可以传承记忆的今后有什么争端还和从前一样,森林之子与先民、安达尔人的互相博杀,而后才是坦格利安骑龙征服大陆。

对于龙母来说,史塔克家族的军事实力不足为据,但其政治目前的政治威望达到了高峰(杀死夜王),龙母在君临实施的“屠一城,降十城”这种“奉孝杀戮”的具体手段可以得来疆土,但是目前没有那么多兵力去镇守7国,当时满员的兵力都差点在弥林镇不住。不过北境女王真的就能轻松独立出去了,就靠她家那点残兵?当初雅拉·葛雷乔伊与丹妮联盟的主要条件,就是铁群岛的自治,在得到承诺后一直效忠龙母。现在铁群岛还没实现独立,珊莎直接宣布独立了,多恩不乘机独立?君临被屠后最现实的结果就是,王城如中国周朝晚期没有自己的雄厚的人力、财力和军力,有啥事情都要靠诸侯勤王。现在这些当权者会被新的挑战者指责为窃取军事成果的忤逆之人,在封建社会是有可以征伐的理由的,不管是代表坦格利安还是拜拉席恩。

所以,龙的怒火只烧毁了象征旧势力的铁王座,带着女王飞走了。留下的人瓜分了女王的政治遗产,但这些逆臣没有想到他们的命运不会就此安稳,新的暗流正在涌动之中。。。

预知后事如何,请等HBO找我。。。

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怎么能让主角都死掉呢?看到最后觉得,怎么能让这些人都活下来,全部死了算了。

第六季就终结了。

虎头蛇尾,烂尾美剧!

八年过去了,我是去年把前年七季一下子刷完的。原本说等我看第八季,但是由于前段时间没空,所以没能看。

但是看到大家说的大结局,我已经没有想看的欲望了。

结局直接烂尾了,不知道什么剧情,想表达什么,龙母突然被雪诺杀了,布兰突然就称王了,北境珊莎突然就独立了,艾莉亚突然去远方了,雪诺突然去守夜人,看得我是一脸懵逼,太烂了!

一到五季因为有马丁老爷子原著的支撑所以是最好看的,六七可能是根据老爷子的故事大纲拍的,谁让老爷子书写的那么慢呢!最终季的感觉是高鹗续写红楼梦,虽不能和曹翁比,但也凑合能看完,两位编剧已经尽力了。HBO都Bend the knee to us 了,原谅他们吧。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就像一个烂尾工程!逻辑很牵强、努力想往前几部血腥+暴力的元素上靠,但过分刻意,让人反感。我想这个匆忙的结局全球大多数影迷都不会买账。

连原著马胖儿都说:“这可能是……创伤”

我打算花大半个月好好研究下全套《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好好写出一篇对得起同为影迷和不负青春(一周追一集,这么多年)的观后感~

Bran统治六国,Sansa统治独立的北境、Snow依然守护长城、Arya去大陆西边(地图上没有的地方)……虽然北境Stark家族命运多舛,但最终天下还是由善良忠义的冰原狼家族管理!临冬城公爵Ned可以安息了~

混乱是阶梯。

异鬼都没了,还要毛的守夜人